"感知是一道不断揭晓答案的谜题"

与LARRY FINK的对话

 
 
 

2018春夏系列时装秀一结束,我们即专访了这位传奇的美国摄影师,一同讨论如何在拍摄中创造情感共鸣,同时谈及与Jil Sander的持续合作。

当 Larry Fink 举起镜头,他便开始在当下寻求身旁人物景所展现的诗意。

自50年代后期他为 Beats 拍摄以来,他开始感受到一种强烈的需要,那就是通过感知来捕捉事物的精髓,而不是严格地坚持实事求是,Larry 的作品表达的就是他自己的内心感受。他深入现实,用心感受,直达本质,他的双眼仔细地观察着平凡世界中那些感性的小事物。

人是 Larry 所关注的主轴。人,无论其出身,社会背景或信仰如何。只要感受到流经身体中的那一股悸动能量时,人们会提防、识别、并及时阻止。当 Larry 漫步在Jil Sander的办公室,他充满了满满的好奇心。他的相机成为感官的延伸,触摸并体会遇到的一切。模特们的身躯形态,在相机闪光灯下呈现雕塑般线条的参会嘉宾,T台服装的纯粹,模特优雅流畅的举手投足与鲜明利落的廓形和剪裁,形成鲜明对比。 Fink 于70年代末首次涉足时尚界,并从那以后,持续为不少出版社拍摄照片。他始终忠于自己独特的艺术敏感度和对自己直觉的信任,他优雅地将即兴创作的直率与时尚界的戏剧张力并置于作品中,而将自己尽可能保持于一种局外视角 - 他不受业界惯例的限制,深具洞察力,时尚界的易变精髓尽在掌握中。 Larry 的视角让我们对日常生活中的未知开启了新的认知,为每一个瞬间注入了鲜活,充满无限可能的活力。.

你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就是投入拍摄时的你,在那状态下你似乎进入了自己的世界,一个自我感官的世界。是这样吗?

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问题,因为我真正想要做的就是通过他们的姿态,他们的面孔,以及所有描述人类的其他事物,融入对方的世界。但是为了做到这一点,为了制造出那种情感共鸣,你必须以非常内化深入的方式,观察研究事件和人物的本质与表象。对我而言,情感共鸣来自于站在他人的角度看待问题,也来自于我们共同拥有的那种相似的人性。我对同情不感兴趣;我不想成为一个局外人。你的问题可以进行一场非常有趣的矛盾讨论,因为你说我看起来非常内化,这一点绝对正确。但是,只有通过内化于心,你才能真正感受到外在对方的个人世界。

我真正想要做的就是,通过他们的姿态,他们的面孔,以及所有描述人类的其他事物,融入对方的世界。
  Larry Fink

自开启职业生涯以来,"情感共鸣"这个词就经常和你的作品联系在一起。你认为情感共鸣是摄影的一种内在精髓吗?

情感共鸣于摄影并非与生俱来,于我却是与生俱来的。摄影的标准层次多元。业界有很多工作非常出色的摄影师,但你不一定会有置身其境的感觉。影像变成了一种情感经历,而不是单纯转化为形式的存在。所以对我来说,情感共鸣并不是全部,因为我也对表达形式同样感兴趣。表达形式是一种能够解读经历的语言。有时,我为 Jil Sander 拍摄的照片只是一只马尾辫。马尾辫并不能代表深层心理意义上的共鸣,而是感官意义上的共鸣,因为我能感受到发丝从手指间流过的感觉。曾经在Jil的一张照片中,有一个年轻女子扎着马尾辫,背景是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很重要,因为他激起了一种烘托作用;反之如果背景只是留白,就不会有任何张力,张力营造私密感,这就是所谓的公众张力。而我深切地意识到所有这些。

"对我来说,情感共鸣并不是全部,因为我也对表达形式同样感兴趣。表达形式是一种能够解读经历的语言。"

所以当你拍摄的时候,虽然基本上是被感官所驱使的,但心里也有一个构想,一个构图。你是如何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的呢?

当你拍摄了60多年,并且一遍又一遍地不断地重复自己,还不是绝对一样的重复,你怎么能在解读的过程和对解读的渴望之间,保持鲜活、真实、且重要呢?瞬间的感官与当下情感之间的碰撞才是真正的挣扎。试着去理解活着意味什么,尽可能从人性角度去感知另一个人。我们与Jil合作发布的另一张影像,是一张类似于布的椭圆形,非常漂亮,非常型式。我突然想到它可能拥有一种宗教象征意义—就像修女的习惯。这是感知的结果;然后我只是走过去,试着看我是否能以一种对我而言生动明了的方式来解读那个形状。但后来,当我一遍又一遍地看到它,我对它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虔诚感受。因此,感知是一道不断揭晓答案的谜题。

你认为揭开这个谜团是你与生俱来的能力吗?你是否觉得你拥有一种特殊的感知能力,让你以这种方式去感知事物?我可能真的会流鼻涕......(笑)

我能和你分享我的观点吗?

当然。

我认为有些人特别敏感,而有些人不是,这一点你同意我的观点吗?

我同意。但你可以通过教学等方式,鼓励人们过上更加不一样的生活。这并不意味着,他们可以拍摄照片、绘画或是其他……我的意思是说,我是一名普通的作家,但我正在努力写得更好。

但事实上,恕我无法同意,你的作品很有诗意。

今年夏天,我看了看我过去写的文章,对于文中表达的大部分东西我都不喜欢;而说到摄影,我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东西,我努力让自己释放它,并与全世界分享,如果全世界感兴趣的话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更像一个摄影师而不是一名作家,因为我收集相关想法,然后把它们聚在一起。我没有足够的方法保持故事的连贯,我更倾向于简洁明了。

简洁与Jil Sander非常契合—品牌一直强调本质、纯粹、与坦率。当你为 Jil 拍摄时,你是否延续了品牌的精神,美学观念,以及它所代表的意义?或者你只是本能地进行拍摄?

这次合作最神奇的一点是 Jil Sander 并没有要求我将品牌置于拍摄创作之上。他们完全相信,我的洞察力可以做到全面兼顾,但在这背后,他们也完全相信我的解读将正合他们的心意,这是闻所未有的。我会对形象大片上的影像、发型、各种态度、情绪高涨、卖弄风情,诸如此类的事物感有兴趣。我对所有这些都感兴趣。我们都在一个大型舞台上表演,Jil Sander 和我,所有一切。

将近10年后,再次进行后台拍摄,感觉如何?时尚界的工作和你记忆里是一样的吗?

当我在美国的家中,我对时尚并不怎么在意,但是当我在 Jil Sander 时装秀场后台工作的时候,我不得不说我很喜欢时尚!有几件事对我来说真的很特别—这个流苏花边让我想起犹太人的祈祷披肩;时装秀的第一首歌让我想起1910至20年代在铁路上工作的链锁囚犯歌曲和奴隶,而之后的音乐有种神秘感,几乎都是中国或日本风格。所以在音乐表现上已经有大量的文化融入,而这和服装界的变迁也有很大关系。我认为这是非常明智的做法。

专注在当下,生活必然会更美好。你是如何每次都能做到直入主题?不要错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。仔细感受一切。

除此之外,我不认为还有什么捷径!在我小时候,具有那种感知力就是一种麻烦,因为我以为自己疯了......而现在我知道自己疯了,所以这就不是个问题了!(大笑)随着时间流逝,我已经能够充分利用自己的敏感天性,并以此为生,尽管我在做广告的那10年里,可能不像现在这么敏感。

现在你又回到了正轨。

是的,现在我又回到了精神满满的我。